"哟!小孙!到哪里去?来,来!进来坐一会儿。就在我这里吃饭,有几样好小菜呢!" 乙市就可能以3万元卖掉

时间:2019-11-07 10:07 来源:秦楚网 作者:莺迁仁里

在中国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活动中,哟小孙到哪贱卖土地(几乎相当于白送),哟小孙到哪减免税收直至水电增容费用的免收,已经成为各地政府竞相使用的手段。这颇有点像货币的竞争性贬值过程。甲市将开发成本20万元的土地以每亩5万元卖掉,乙市就可能以3万元卖掉。在中国某城市,地方政府甚至以“优惠政策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为口号。当有记者问该市领导“优惠政策有没有底线?”时,这位领导的回答与吴作栋总理的回答同样干脆:“没有”。

从1978年的那个冬天到现在,去来,来里吃饭,中国改革已经走过了25年。无论是作为一个时代的精神主题,去来,来里吃饭,还是作为一场范围广大、无所不在的实验,“改革”都是这25年无可争议的核心价值。而就其实际的动员范围和对中国普通人生活的深入程度,在中国近代史上只有毛泽东的革命可与之媲美。虽然它表面上远没有毛式革命那么浪漫和富有戏剧性,但它对13亿中国人的裹胁力量却丝毫也不逊色。也正是因为这种力量无形但却强大的钳制特征,中国改革似乎还远远没有得到清醒的反思。25年,正好是一代人的时间,历史也匆匆赶到了另一个纪元的开端,当我们还未来得及仔细咀嚼这场不断向前的改革风暴的时候了,中国的种种现实已经在不断提示我们:该是我们解构“改革迷信”的时候了。从1978年算起,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中国经济已经连续高速增长了25年,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这当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经济增长持续的时间越是长,离经济停滞或者突然挫折的距离就越是近。如果真的遭遇经济境遇上的突变,对在经济增长中受益良多但在精神上却极其脆弱的中国中产阶级来说,将可能意味着某种不能承受的挫折。中产阶级最重要赖以维系他们阶级地位的最重要的保护伞,就是他们的职业稳定性,但任何经济衰退,首先要攻击的就是这种职业稳定性。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新生的中产阶级的未来实在前途叵测。

  

从1978年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儿就在我这中国经济体制变迁的一个突出标志就是体制外的崛起。这是指当时处于体制下层和边缘的人群迫于生存压力,儿就在我这进行自发的市场化过程。农民万元户、乡镇企业、以及城市中的个体户,这些带有强烈身份色彩的称呼,是这一时期中国市场化主体的形象说明。由于这批人于传统官僚体系几乎没有任何瓜葛,这一市场化过程主要在传统官僚体系管辖的空白地带和外部出现。无论从其主体成分,还是按其从事的行业性质,这一阶段的市场化都是都具有典型的“体制外”特征。所谓体制外,其实就是处于传统官僚体系的管辖和保护之外。这一时期,体制外的市场化发展很少威胁“体制内”——传统官僚体系以及其它负有保护责任的国有企业的利益,而更多的是享受到了这一市场化的红利,传统官僚体制因此对这一过程采取了默许、观望和被动适应的姿态。在这一时期,中国经济体系出现了相当明确的体制外和体制内的二分:即体制外的市场扩展,和体制内的自我维持。事实上,一直被沿用至今的所谓“体制外”和“体制内”的分析范式,也只是在这一时期才是最为适用的。从1978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种全会,哟小孙到哪到1984年中国正式开始城市改革,哟小孙到哪是中国改革阳光灿烂的日子。这一时期,以农村改革为轴心的中国改革激活了中国农民巨大的创造热情。短短几年之中,中国农民凭借他们争取到的毫不起眼的自由,迅速缔造了神奇的经济进步。这是一种从无到有的进步,其与旧时代物质极度匮乏的记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将这几年经济上的进展放在一个更长远的历史之中看,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但其对中国日后改革所形成的强大推动力则无论如何不能小看。因为正是这种从无到有在个人效用上的强烈对比,使中国人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改革的魅力。这一点,相信任何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们都会感同身受。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真空中突然坠落的普通中国人,第一次发现了世俗生活的巨大吸引力。与此同时,被紧紧禁闭了30年的国门徐徐打开,伴随着深圳、珠海等第一批经济特区的建立,中国与外部世界被人为割断的联系开始恢复。特区的建立为中国改革奠定了最为坚实的基础。这扇窗门一经打开,就再也不曾合上。这个在中国自己土地上建立的“外部”世界,为注定要具有强烈开放特征的中国改革创造了一个顽强的生长点。后来的历史证明,特区所具有的这种独立地位,不仅使它获得了某种抵抗意识形态干扰的天生免疫力,而且也使其屡次成为中国改革的重蓄势头的发祥之地。特区的建立与生存在中国的改革和中国的开放之间制造了一种特殊的张力,中国人不仅可以借此看到外部世界,也可以借此“体验”外部世界。事实上,在中国普通人那里,特区的生活方式以及物质丰裕一直是中国改革合法性的另外一个重要来源。特区对中国改革合法性的掩护作用一直到90年代中期才开始逐渐衰落。从1990年代以来,去来,来里吃饭,中国金融体系就一直处于高危状态,去来,来里吃饭,即使按照最糟糕的商业标准,中国的国有银行体系也应该破产过无数次了。但令人不解的是,中国的金融系统不仅没有破产,而且依然以强大的能量推动着中国经济增长。那么,中国究竟有什么独家法门,能够创造如此特立独行的金融奇观?

  

从1990年代中期之后,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中国这种伞状的抽取和配置结构逐渐成型并得到了巩固。然而,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这种以各级政府为中心的抽取和配置结构,与现代市场经济的扁平型配置结构有着相当明显的差异。在扁平型结构中,资源是按照价格信号横向流动的,但在这种伞状结构中,资源却是按照各级政府在一定时期内“政治意愿”信号以及与官僚系统的亲疏远近来配置的。伞状结构虽然保证了官僚系统对经济的控制,保证了短期政策目标的达成,但却很难保证资源的配置效率,也同样达不到资源配置的公平。不过,这一结构更加深层的危机在于,它可能代表了一种自我加强的,无法退出的财富分配结构。事实上,透过伞状的配置结构,一条清晰的财富分配线已经跃然纸上。围绕省、市政府以上节点所形成的利益群体,是这个社会的上层,而这之下,则是这个社会的中下层。上层之间是一种带有熟人性质的精英互惠经济,而下层则是一种主要建立在自由劳动力(或人力资源)基础上并以此为特点的相当野蛮的市场经济。这样,一种整体性的寻租结构实际上就出现了。上层的精英互惠经济通过金融、财政等手段对中下层的市场社会进行抽取,然后维持其低效率的自我循环。这种二元性的寻租结构的本质,其实是一种通过政治强制而进行的剥削。而其之所以得以维系,就在于官僚体系对要素资源(包括特许权)和政治权力实施了不容挑战的垄断。从1992年到现在10多年的时间,儿就在我这是中国官僚集团利益极大化表现得越来越膨胀、儿就在我这越来越公开的时代,但多少有些奇特的是,这也是这个集团受到监督与制约越来越少的时代。中国官僚体系,已然是一个被滥用的工具,中国现有政治体制对此已经完全无能为力。(分权改革已经不再是中央对地方、对企业的分权,而已经变成了对核心官僚个人的分权。在长达一个时代的跨度中,与中国声势宏大的市场改革同时上演的是另外一场无声的戏剧:权力的私有化。)中国官僚集团的极大化追寻对中国经济、社会、政治的影响程度之深,影响范围之广,无论怎样估计都不过分。这一点,我们以后还将反复看到。现在,先让我们对中国经济增长中的过度投资现象作一个简单的总结。

  

从1998年以来中国金融救援行动的规模和频繁程度来看,哟小孙到哪中国实际上已经在发生金融危机,哟小孙到哪虽然这种危机不是以那种迅疾和剧烈振荡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它对国民福利所造成的实质损害,一点都不亚于前者。然而,这些代价巨大的金融救援行动并没有为我们的未来买上一份保险,中国金融的前景依然危机四伏。

从1999年开始,去来,来里吃饭,中国高等院校扩大招生规模,去来,来里吃饭,由此拉开了所谓中国教育市场化的序幕。中国在1999年开始搞所谓教育市场化,并不完全是出于中国教育主管们一时的头脑冲动,与中国1990年代末期的经济现实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中国的教育主管者看来,教育市场化不仅可以推升中国社会的大学普及率,也是一个提高中国高校人员待遇的可行渠道。但某些经济学家那里,教育市场化的意义就要宏大得多了。据这些经济学家言之凿凿地推测,教育市场化不仅可以缓解失业现象,还可以大幅度增加内需,提高GDP。很难说中国教育市场化是某一位具体经济学家怂恿的结果,但明显的是,扩大内需,增加GDP这样令人耳热心跳的目标,对苦于内需萎靡、增长减速的中国领导人来说,肯定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基本可以断定,教育市场化在拉动经济增长上的预期肯定增加了中国领导人在教育市场化上的决心。而更加隐秘也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则是,教育市场化符合中国教育官僚们的利益。不然,我们就难以理解这个遭遇激烈反对的“教育革命”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中能够进行得如此彻底。事后的事实也证明,一轮疾风暴雨式的教育市场化下来,中国的垄断教育体系也迅速成为最肥的部门之一。据湖北中南民族大学的一位孙姓院长估计:仅湖北一省的独立学院(中国高校改革中的一种寻租怪物),在2004年的招生中,保守估计就有10亿元被少数人中饱私囊。他形容:高校招生成为批量制造百万富翁的又一渠道。而这种致富游戏的代价则是:由于无法支付昂贵学费而导致的自杀事件频繁发生。(就我们的耳闻目睹,有理由推测,这很可能在整体上提高了中国社会的自杀率。)所谓教育市场化在让一部分教育官僚及其合谋者以光速致富的时候,也以光速掏空了诸多中国家庭一辈子的储蓄。与这个过程相对应,本来就已经声名狼藉的中国高校,也迅速变成中国社会极端冷酷、道德极度堕落的最有力见证,沦为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杀人”行业。相对于资本、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土地等要素而言,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中国下层劳动力几乎无稀缺性可言。在与权力和资本的讨价还价中,他们在始终处于极端不利的位置。如果再不在政治权利上加以保护,这个阶层的困苦将会日益加深。

像陈荣祥这样被人们称为农民工的城市新移民,儿就在我这在中国的都市中已经聚集了一亿之众。无疑,儿就在我这他们已经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社会阶层。据中国的历史学家们考证,中国今日之农民工可以在很早以前找到它的对应物,中国唐代即有“雁户”。“雁户”是对那些往还迁徙于故土与异乡之间的民户的称谓。由于其习性与因季节而迁移的雁相近,故谓之为雁户。就这种生活习性而言,今日的农民工一族与古代的雁户的确有神似之处。不过,无论就原因、规模还是对未来中国的影响,我们现在看到的农民工都与中国历史上的“雁户”不能同日而语。像上述北京出租车行业的市场特许权收益以及万源的集资演出等等案例,哟小孙到哪虽然纯属敲诈勒索,哟小孙到哪但毕竟是“半合法”的。相较于此类对市场阶级的“半合法”剥夺,财富向少数人转移的另外一个信道则要赤裸裸得多,这就是在中国泛滥成灾的官员腐败。有学者估计,自从1990年代以来,中国官僚利益集团及其代理者每年所获得的法外的“腐败收益”高达1万亿左右,占到GDP的10%以上。与上述对市场阶级的直接剥削不同,腐败收益主要是通过对国有存量及流量资产的侵吞,通过对财政资金的巧妙贪污,通过对属于社会公众的银行资产的盗窃而来。这种腐败收益是通过“负性”的政治机制来实现的,而其代价则表现为“中性”的银行坏帐和日渐深重的税收负担。2004年,仅181家中央企业申报核销损失就达4000亿之巨,占中央企业净资产的10%以上。毫无疑问,这些在企业损益表上表现为损失的财富相当大部分已经转变为某些特殊利益集团的个人收益。在中国,各类“化公为私”的技法虽然层出不穷,但大多是打着改革的旗号出笼的,以至于有人愤激而讥称:“改革即分赃”。对于此类假改革之名行分赃之实的手法,大多数人早已了然于心。需要指出的是,当权贵们的盗窃和抢劫在事实上合法化的时候,社会财富迅速向少数官僚上层汇聚,就是一个难以避免的后果。

消费贷款虽然是一种普遍使用的金融技术,去来,来里吃饭,但在中国的银行业几乎完全垄断的情况下,去来,来里吃饭,它实际上等同于一种政府信用。在政府普遍鼓励房地产和汽车市场发展的情况下,信贷消费事实上在相当程度上变成国家信用的廉价注入。这种情况已经在汽车的消费贷款中看的非常清楚。有数据表明,在2004年前九个月中,汽车贷款所导致的不良贷款已经占到商业银行所有新增不良贷款中的80%。虽然在住房贷款中,还没有出现类似情况,但如果房地产市场价格剧烈波动(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住房消费贷款所导致的损失肯定会远远超过汽车行业。新世纪之后,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中国城市中的住房、进来坐一会几样好小菜汽车、旅游等各种中产阶级消费出现了爆发性增长,在这些消费人群的背后,一个陌生阶级的身影似乎已经翩然而至。这在中国内部和外部刺激出了巨大的中产阶级想象。这种想象,对长期困扰与内需疲弱的中国的经济来说,无异于买到了一份未来的保险。在2004年2月的一份报告中,巴黎百富勤在预测中国中产阶级家庭将在2010年达到1亿之后,紧接着要告诉人们的就是:“这一亿个中产阶级家庭意味着巨大的消费市场”。不用问,这是投行经济学家为投资者们开出的一份中国经济增长的期货。中产阶级人口与消费市场规模之间直观而富有魅力的换算关系,吸引了大量国际投行对中国中产阶级的关注。所以,当他们在描述中国中产阶级的规模时,他们实际上是在测算潜在消费市场的规模。从历史的角度看,中产阶级的成长与消费社会的兴起密不可分,呈现高相关性。在许多人看来,中产阶级是天生的消费阶级,是消费欲望与消费能力的完美结合。如果说人们在中产阶级其他特性上还存在什么分歧的话,那么对中产阶级在消费特性方面的认识则几乎完全一致。中产阶级在消费上的这种贴现和夸张性格,在中国初起的中产阶级消费浪潮中得到了一脉相承的贯彻。我们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就是世界的中产阶级,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发生学的角度与国际资本关系紧密,也同样是因为他们在消费特点上与世界中产阶级的神似。远东经济评论在在中国大陆进行的大型调查表明,中国中产阶级在消费趣味上与其他国家中产阶级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大致可以肯定,中国中产阶级在消费上已经与世界其他中产阶级完全接轨。消费,既是中国中产阶级区别于其他阶层的外在阶层标志,也是他们内在的共同意识。在消费上制造差别,并赢取社会声望,消费上的前卫性就是中产阶级们必然要追捧的。的确,消费上的进取正是中国中产阶级对中国社会最具影响力和示范作用的部分。有人曾经讽刺中产阶级说:中产阶级只有生活方式,没有生活。但不管中产阶级的在生活方式上多么俗气和做作,但他们在推动消费和经济增长方面的功能则是实实在在的。事实上,中国经济在新世纪之后在消费上的表现完全得益于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爆发力。不过,诚如我们前面对中国中产阶级总体规模和未来发展的估计,中国中产阶级在消费上的爆发力能够持续多久则是一个极大的疑问。消费爆发性增长之后的长期停滞,我们已经在彩电等其他家电产品市场上看到,它们会不会在汽车、住房等商品市场中再现呢?在某个短暂时段中的集中消费浪潮,可能与中国的收入结构以及独特的国民性格有关,但却可能造成中产阶级社会正在按照某种历史必然性准时到来的错觉。零碎的事实和大胆的猜想,是中国时下中产阶级想象的两个主要来源。

(责任编辑:仰强扶弱)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